疾風知勁草,烈火見真金。面對來勢兇猛的新冠肺炎疫情,李軍軍、張懷文、王慧軍三位退役老兵全程堅守在后勤保障崗位,雖早已“解甲歸田”,但面對疫魔,他們義無反顧再次披上抗疫戰袍,彰顯了退役軍人“召之即來、來之能戰、戰之必勝”的風采。
  李軍軍,退役軍人,中共黨員,晉城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后勤保障組的一名普通職工,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以來,李軍24小時堅守崗位,從物資采購、運輸、供應,到職工生活安排,方方面面都能看到他忙碌的身影。
  “李軍軍,現在接到市疫情指揮部緊急通知,要求你馬上去安徽省合肥市醫療產業園區調運緊急醫療物資……”2月3號凌晨1點,李軍軍接到了這通緊急電話,簡單休整了片刻,他和同伴開著冷藏車出發了,1500公里路程,他和同伴一邊相互提醒注意安全,一邊時刻調整冷藏車箱溫度保持在特定范圍(2-8℃),來回16小時車程,他們中途只在休息站簡單吃了桶泡面,便馬不停蹄繼續趕路,返抵晉城時已是凌晨2點,雖然疲憊,但李軍軍還是深深松了口氣,他說“是緊急的醫療物資,不敢有片刻的耽誤,現在安全送達,我的心里也就踏實多了”。
  3月5日,病毒核酸實驗室紫外線燈出現故障不能正常消毒,核酸檢測無法進行。李軍軍緊急聯系了多個電工,但都以太危險為由拒絕前來,萬分焦急之下,李軍軍再次撥通了單位多年合作的電工電話:“你不要害怕,我和你一起進去,給你搭把手,也保障你的安全”。經過層層消毒防護,李軍軍和電工進入了實驗室,不一會兒,護目鏡片上濕氣彌漫,電工只能慢慢摸索著檢修,李軍軍不時的幫他遞工具。事后李軍軍回想起來,他說;“就像在部隊和戰友們訓練的時光,訓練場上的塵土也總是模糊視線,就算看不清楚,也要努力往前沖,因為任務絕對要完成?!敝沼?,紫外線燈再次亮起來,出了實驗室,脫下厚厚的防護服,貼身的衣物都已濕透,同事們向他豎起了大拇指。樸實的他笑著擦了擦汗,說道:“應該的”。
  張懷文,1962年生,1983年光榮退伍后參加到防疫戰線至今。
  2月2日,沁水縣確診病例報出,有著多年糖尿病史的他,成為單位派出與否的焦點,張懷文簡短表述說:“我是軍人,能扛得住,我去吧!”,沒有豪言壯語,卻看到了軍人鋼鐵般的意志,看到了鐵肩擔道義的脊梁精氣。
  特殊的時期,沒有舒適的食住環境。簡陋而寒冷的房間,沒有磨去他抗擊疫魔的熱情。他帶領年輕的流調隊員奔赴疫情現場,入戶調查;他同隊員商討著密接接觸者管理方案,他同消殺隊員深入疫點開展消殺工作,披星戴月,忘我工作著,一刻不停的奔波在抗疫一線。
  “你要注意身體,按時吃藥”,每當身為醫護人員的妻子打來電話關懷,他還是那句:“放心,我是軍人,能扛得住,你也保重!”
  2月7日,經過十多天的鏖戰,因身體勞積,張懷文被命退出了戰場,短暫的休整后,他上書請愿到了后勤保障組,負責醫護人員們的一日三餐??醋湃幸咔櫸攬刈杌髡餃〉媒誚謔だ?,他由衷的開心。張懷文曾經這樣寫到:每個人心里都有一座自己的燈塔,只有在逆境里才能清楚的看到它,作為一名退役老軍人,我心里一直有個燈塔,那就是“一朝為軍人,一生伴軍魂”。
  王慧軍,退役軍人,市疾控中心后勤科職工。 
  戰“疫”打響后,作為一名疾控工作者、黨員、曾經的軍人,他義無反顧地在大年初二投身抗疫工作,至今沒有休息一天。盡心盡力做好伙食保障、物資管理等工作,在疫情防控最嚴峻的時候,全市新型冠狀病毒檢測樣本日益增多,面對疾控中心采購的大量防疫設備、試劑和物資,王慧文二話不說擼起袖子就和同事們投入到運輸和管理工作中,每到一批物資就按時卸載、登記、入庫一批,保障醫護人員們防護物品不斷檔。
  作為曾經的軍人,他們用自己的行動踐行著“若有戰、召必回、戰必勝”的男兒誓言,在這個病毒肆虐,疫情蔓延的季節,他們彰顯出退役軍人特別能吃苦、特別守紀律、特別能戰斗的硬核實力,為打贏這場疫情防控阻擊戰貢獻出退役軍人的熾熱力量。(供稿:晉城市退役軍人事務局)